别看兽爷现在只会摊五块钱的煎饼,以后我还会学山东烧饼、台湾手抓饼、馕、葱油饼……等到我连二十块钱的印度飞饼都学会了,Communism就到了。

很多老乡说,我这身家,总能和北上广深的人比一比了吧。